關於部落格
電影、美食、文化、娛樂資訊
  • 1158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生產紀錄-關於憂鬱症

 

流產

我跟老王(我先生)交往初期,我就有很嚴重的失眠症狀,第一次懷孕的時候我不確定我會跟他走多久,如果沒辦法一起走很遠那麼我會很傷心,所以長痛不如短痛,我就到婦產科自費使用藥物把小朋友拿掉了,然後第二年有計劃的懷孕了,超級開心,但六週後因為沒有心跳,想說上帝不會對我這麼差,更何況我也沒有很篤信祂,所以我賭醫生誤判,又撐了六週,最後沒有緣分在跨年夜出血,元旦連假過後就到婦產科人工流產拿掉了,醫生說我撐太久了,這樣可能會造成敗血或是引發其他症狀

這兩次都超級痛,心痛,身體痛,第一次流產的時候引發發燒的症狀,我幾乎整整昏睡了兩天兩夜,還把老王的租屋床染了一大片紅色,當時這個王八蛋還在情不清理還亂,第二次流產在診所,老王當時被我現在的公公用有親戚快過世了的理由帶去台南,但聽說年歲90的姑姑現在還硬朗的等著抱西瓜,總之當天只有我一個人。

手術前,醫生會打麻醉,護理師在旁邊說不要怕一下下而已唷!不會痛的,但是事實上我在過程中是痛醒的,而且要掙扎還起不來,雖然手術過程很快(才20分鐘),但是其實為我來說超漫長,而且我很慌張,那是一種心靈上的驚慌,有點像是天黑了,卻在山裡迷路,而且只有你一個人的那種驚慌感,我在手術台上醒來後,要自己下床走到旁邊的休息室休息,護理師還交代我要躺一下到完全清醒才能走,而且不能騎車!

但,以驚嚇程度大於理智程度,我醒來能走後根本是以逃離的方式離開,而且還騎機車跑回家躲起來

回到家後,我也以昏睡的方式度過了一天,老王接到我的電話被我媽以:因為要好好休息所以不能跟你回家(租屋處)...的理由,下午從台南就殺回台北到我家要接我回家,當然被我媽拒絕了,她嚴正的認為小產也需要做月子的!

如果你問我小產要不要做月子...我只能告訴你我沒到過未來我不知道會怎樣,但是我可以肯定的告訴大家,對於未來生小孩沒影響,至於在孕期會不會不舒服...我只能說在孕期我非常不舒服,坐月子會不會胖?我只能說:你每天吃一大堆補品一定會發福的

害怕安全感被帶走

我媽不讓我回家,這個拒絕可害慘了王豆豆(我家的小狗),那時候她還小,老王怕她亂啃家裡的傢俱,把她關在廁所裡一整晚,結局當然是很慘,當時馬桶有一個連接出來的水管(據說是拿來清洗馬桶用的),那個水管八字不太好,自從她來的第一天就被她看上了,所以被關了一整晚的她太害怕也太無聊就一直啃,就這麼的把我家的水管咬壞了,老王回家時面對滿屋子的水和被泡在水下的木地板和傢俱,還有一隻因為喝水喝太飽害怕到狂尿尿又一直想處理善後的狗,他理智立刻斷線,痛毆王豆豆還把她吊起來,最後又因為不到水閥,打電話給我說要送走她

當下聽到我真的是從床上跳起來,立刻手刀抓了衣服套在身上騎機車從萬華飆回中和,一開門看到老王一臉臭到爆炸叫我問管理員水伐在哪裡,然後跟他收拾殘局

收拾殘局過程中豆豆她不斷哭,老王理治一直不停的斷線出去揍豆豆,面對這一切,我發現我無能為力,面對金錢(當時我和老王都沒收入,因為老王離職,我被裁員),面對管束一隻狗,面對暴怒的老王,還有面對未知的一切和突發狀況等等,我當下突然間就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了

那不是一種委屈的心情,而是無能為力,很像你被人狠狠踹了好幾腳之後,你沒辦法呼吸了,然後瞬間氧氣又都被抽乾,就是那種無能為力,除了爆哭增加氧氣量,真的甚麼辦法也沒有,但是氧氣抽乾了就是抽乾了,再哭也只會讓自己更感覺缺氧

那天之後,讓我逃離那種缺氧到不行的感覺的只有上班,我很快速地找了一分我自己也不確定能待多久的工作,但是可以讓我逃離老王,逃離不乖的時候被老王修理時候的豆豆的慘叫聲,我不想跟任何人提起我流產的事情,新同事看到我再喝生化湯,以為我在強身健體,我還跟他說對阿!改天我拿幾包給你喝,新公司的老闆娘雞雞歪歪每天都一直抱怨,對我來說根本就沒有影響,因為他說甚麼我根本就沒有聽進去,新公司的秘書態度超差,那時候民國黨還沒創立,他後期都在教大家加入民國黨,還發給我們入黨DM,對我來說也沒差,因為我對這些事情根本漠不關心

後來為了去填補老王沒工作時後的薪水,我去借了一大筆貸款,貸款下來的時候燃眉之急的金錢問題,暫時性的解決了過年的紅包阿等等問題。

原本以為漸入佳境的生活,卻在三個月後我又懷孕了,得為了未來開始做些改變,原本的工作場所因為要搬重物,而且需要跑腿還有面對陰晴不定的老闆(我想很多職場都需要的),所以想了很久覺得該是換到一個能給我應有福利又不會讓我因為身不適請假而被一天到晚追去冷嘲熱諷的地方,正在騎驢找馬之時,正巧碰到了公司業績低迷、襖版還被客戶耍、常請假的新仇舊恨都被記在帳上,外加我本來就是個粗心大意的人(這是重點吧),總之一股腦地就在五月快過完的某天爆炸了,然後總之被狠狠地罵了一頓,雖然我從來沒碰過哪個客戶會把幾十萬的東西因為你少打一個零就硬ㄠ要你賣給他,雖然我也知道那時候公司的東西根本就是以多打一個零的進價賣的,只是萬分讓人不爽的是為什麼要因為這種事情浪費了我半天或一天的時間被罵,不能言簡意賅的罵完嗎?反正總之那時候剛懷孕,心情一直都不是很好(承認這是藉口),加上心裡又一直很害怕再次沒有心跳,被這樣一直唸,心裡就算了的時候老闆爆出一句話:你知道這個錢(90萬)你打錯了,我們要一人一半賠給公司ㄟ!這樣我們就要一起去死了你知道嗎?(repeat *3)

雖然我剛進公司沒多久就知道老闆對錢很計較而且很怕死,外加很喜歡叫人去死,但是卡在某種情緒關頭的時候,我也是會忍無可忍的

所以我就跟他說:要死你就自己去死,如果公司真的有賣出去90萬我借錢陪,我不做了

然後當天下午我就回家了,不意外老王在家(因為他老大那時候被年初聘用他的公司解聘了),就這樣我們又在家裡各蹲了三天和兩個禮拜,我們就到新的公司去工作了

公家機關

在公立機關的好處是,只要會算時間明文規定的福利基本上是拿的到,但是薪水非常少,如果你不做事一樣會被說閒話,只是閒話會傳到整間醫院各個角落,差別是在於人家認不認識妳,所以在公部門基本上要學會的就是機八、八卦還有假熱心

在公家機關只要你夠機八,每個人都不會少做你交代的事情,只要你夠八卦,那麼人家的焦點就不會在你身上,只要你假裝夠熱心,那麼就算之後你拒絕人家也會認為你真的很忙,總之電視上報導的都是事實,你能力夠不夠不是重點,重點是你會不會打太極拳,這是本人在公家機關混了三年的年資所結論的答案

當然進公家機關千萬不要有:我要把事情做好坐滿的打算,因為你做好坐滿,只是將來被人家稽查的重點對象,事情做得再好都會有缺失,缺失一但被放大,或是你壓根沒做過但是這件情落在你頭上你硬是做完了,做得好不會有人幫你拍手,只會有人在旁邊冷眼旁觀看你假會,這就是公部門的約聘

剛開始進去一切都還滿美好的,前三個月有主管hold著,到了後面,主管無預警辭職了,也還算可以,只是上面的長官開始機八了點,遇到了熟手開標,他也跟著有說有笑,遇到新手開標,他滿臉疑惑覺得你做不好不說,把你拉到旁邊去罵也還算有面子,如果去找資料說這個標不能開,一方面得跟廠商道歉,一方面得跟衛生局道歉,接著遇到的是時間的壓力,一個標從沒有到開最起碼也要兩個禮拜,光他身為住持人經驗滿滿說不能開,依照法規你就是不能開,或是開到一半去旁邊講電話或是被人拉住突然八卦,浪費的都是自己和廠商的時間,只能在開標現場跟廠商大眼對小眼...

崩潰

事情發生在莫約8月的時候,那時候,8月,我姐姐在父親節結婚,我和老王8/9回到他家,慶祝父親節,跟他父母講到提親的事情,但是因為我姊剛結婚,所以沒辦法那麼早接著結婚,但公婆意思是先提親,所以就一直以一種很快速我沒辦法應付的速度問我爸媽的意思,問題是當天才知道怎麼會有甚麼指示?面對他們一直問我沒辦法代替回答的答案,我只能選擇爆走,你說我這樣爆走會不會太沒抗壓性,我不知道面對一個會讓我抓狂的環境我為什麼要有抗壓性,但是這似乎是現代結婚男女必備之難題,也就是靠北婆家每天都會上演的戲碼,總之我和老王的意思是我們不宴客,不宴客我不明白提親要幹嘛,反正就是這點讓我公婆很美送,後來壓了8/26來提親的時間。

對了,老王家是個基地台的死角,所以手機在他家是無用武之地的爛東西,我出了老王家就哭了,打給我媽,講沒兩句我媽聽到我在哭他就不想跟我講了,老王那時候很生氣的說:妳嫁給我有那麼委屈嗎?那天我們吵架,我睡客廳,老王把我抓回房間,但我依然心情差到谷底

後來8/10我媽告訴我剛刮完颱風,我家淹水,淹的很嚴重,叫我有空回去幫忙,正確來說是叫老王有空回去幫忙,老王當然有回去幫忙,還順便提了提親的事情,但是後來變成了羅生門,反正公婆是照晚餐時間打來問哪時候可以提親,照我媽的意思是說,他跟老王說現在淹水淹得很嚴重,想先處理善後之後再談,後來跟老王說農曆7月眉人在辦婚禮等7月後再談,老王則是跟他爸媽說現在不談,這中間我跟家姊一直line我也一直在搞清楚提親跟我想的一不一樣,是不是有點賣女兒的成分在其中,不然為什麼新聞上每次訂婚提清都會有人破局,後來只要我跟老王講我查到的東西,老王都會火氣超大,然後我們就會有人睡客廳

8/26回他家去,公公找了一大堆人抽菸打牌喝酒,整間房子都快燒起來了(當時我懷孕六個月),公公有一句經典台詞:嬰仔還沒出世痞美丟(台語台語),當下心情也是整個大爆炸,後來婆婆帶我和老王出去吃飯,剛吃就講到提親的事情,整個飯又都快吃不下了,講了很久這時候老王讓步了

老王說:不然辦宴客啦! 婆婆這時候說:黑啊!本來就應該要辦阿!  老王又說:阿可是我們沒有要出席唷!你們自己開心就好

這個答案每次想起來都覺得超有創意,不知道怎麼說才好,反正想像起來比較像是外國人的喪禮,總之後來我們又回到老王家繼續把沒有交集的提親和宴客畫在同一個焦點上,老王當然還是狀況外的想要把「純見面」當作提親,婆婆更表明了反正你們沒有要宴客,那聘金就不用了,反正也沒跟我家要嫁妝,我家就讓他家請一下,忍一忍就結束了,反正這是習俗都要做的,講到後來我火了,老王也火了,公公也是一臉不爽,外面有公公的一群牌友,那天老王睡在沙發上,隔天一早就上班了

而工作上那個時候我的組長突如其來的離職,所以接著都是續辦他交接的公務,雖然這些事情本來就是我應該做的,但是其實我是閉著眼睛摸大象,總之只知道是這樣做,但實際上不見得是這樣的情況,半推半就的就把標案弄出去了,結果因為廠商資格訂定的不夠清楚,東西太普通,一個品項一次來了12間廠商,光審核就過了半小時,讓主任非常不耐煩,而且因為我不是個會求救的人,所以那天排定連開四標開到後來還找了同事來幫忙(我的同事只能說非常優秀,但是個每天把離職掛在嘴巴上的男生但並沒有真的要離職),那個標案開到後來主持人非常不開心,他覺得我沒有把廠商資格訂定好,又沒有需要審核的規格,根本就是浪費他時間,那天開標總共開了3個小時,開完回辦公室又被請進去唸了不到三分鐘,我想那時候主任應該覺得為什麼我一臉茫然,覺得跟一個沒經驗的人共事很不爽吧..

總之就在這樣奇異的不是很想發生的好事跟衰事的交錯下,我爆炸了,沒理由不知道為什麼的那一個禮拜每次要回家都覺得好沉重,即便老王對我超好,洗衣煮飯家事樣樣都沒有要我做也沒嫌棄過我,但是我還是覺得心理壓力好大好沉重,那天我就這麼一路哭回家,從菜寮一路哭回南勢角,沒有理由的,停不下來,我旁邊一路上有人坐著看到我在哭就站起來走掉,我想停止這種荒謬的角色卻沒辦法控制住,他只能一直上演

回到家,我回到臥房,把安眠藥一顆一顆擠出來,接著在我家的樓梯掛上豆豆的遛狗繩,我跪在地上,一邊哭一邊抱著豆豆,一邊等著睡著,我聽到豆豆在我旁邊叫,一直叼著我,  一下衝到門邊,一下衝回來但我都沒醒來,我真的很不想再聽到任何聲音了,老王那天很早下班,發現屋子裡都暗暗的,他看到我把繩子掛在脖子上他嚇死了,把我從繩子上放下來後拖我去吃東西,然後抓我去洗澡,拖著我回床上睡覺,隔天一整天他也跟著請假,陪著我到處去晃晃走走,他說這樣他沒辦法上班,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所以禮拜五的時候我又只好去上班,裝作一切沒事,那天經過跟著我一起開標的男同位置時,我還對他笑了一下,他還問說:你為什麼每天都還笑得出來啊

這個問題我回答他好多次了,我說:不笑要怎樣?要哭嗎?

產後憂鬱症

我懷孕的時候一吐就吐了九個月,一痛也痛了九個月,每次痛到哭我都會躲到廁所,後來真的每晚都痛到睡不著,我覺得自己熬不下去了,所以我提前請了長假,我不知道要怎麼跟人家說我要請長假因為我很痛我要安胎,因為在我處室裡面的媽媽們都沒痛過,他們都生了兩胎,都沒有在懷孕的時候不舒服到哭的經驗,所以當我提前請假的時候他們都是一種萬分不諒解的樣子,而且因為事情主管要我交接給一個只會說大話但是不知道他辦事能力怎麼樣的新人,所以就更加困難,我認為我有交接好的事情主管認為沒有,但是如果我要把他交到會,他又一直說他很忙,那麼我也沒甚麼時間可以教他,總之後來我把工作做的超級爛,爛到我覺得自己應該要去死的程度

後來在家裡躺了一個月安胎,隔個月小王就出來了,小王出來的時候我還滿開心的,雖然麻醉藥讓我不是很舒服,不過我還滿期待可以下床去看小王的,結果下午,他才出生沒多久,樓下的嬰兒室一通電話打上來就說要找老王,那時候老王跑回家顧豆豆了,根本不在,不過還好我媽在,所以我就讓我媽去問嬰兒室有甚麼事情,結果嬰兒室的人告訴我,小王不知道為什麼只要不供氧氣心率就會下降,需要轉院送到有比較好的醫療設備的地方進一步看看,我當下聽到整個就陷入一個瘋狂之中

我狂叩老王,一直問護理師我能不能去,我媽和護理師都傻住了,我還跟護理師說我腳有知覺,我可以走,我可以帶著尿袋去醫院,當然後來是被阻止了,老王被扣回板橋之後,了解狀況他也很緊張,但他不知道要怎麼辦,就一直用激將的方式說我生完小孩變得太脆弱了,如果自己不能好好的,那小孩怎麼照顧bla bla...

後來老王搭著救護車去永和耕莘,我媽也因為去看寶寶了解狀況,留下我一個人在病房,護理師來看我跟我說寶寶的情況我也緊張到哭到快不能呼吸,連半夜來巡房要幫我換藥也被驚醒時我爆哭的反應嚇到,總之那五天雖然有睡飽,而且整天除了睡也沒有做甚麼,但是因為精神狀況太差了,甚麼東西也吃不下,吃了就吐,每天都在想甚麼時候可以出院去看小王,所以也沒好好再想怎麼坐月子的事情

總之傷口疼痛對我來說都不是災難,真的災難是磨人心智的擔心和牽掛還有害怕

出院回家之後更延續了要在哪裡坐月子還有怎麼做就這麼吵了下去,戰火綿延,都是我自己在跟自己戰鬥,跟自己吵架,不願意妥協,出院後一個禮拜,小王還沒回家,所以坐月子第二禮拜我每天往返的都是家裡跟醫院,NICU只能在特定的某3個時段去探視,早上11:00-11:30,下午4:00-4:30,晚上8:00-8:30,所以只要我睡醒了就是往醫院跑,然後回來吃東西再睡,一直到10天後他出院為止,接著又是一連串的奔波往返公婆家和我自己租屋的地方,我媽則是每天都到我租屋的地方看我

雖然很累,而且到前幾天也還在吵月子的事情,但起碼我覺得我每天都可以在我自己家裡面跟兒子和狗相處,都是我自己選的,我樂意承受

從自己去做胃夾手術到小王出生,我覺得我自己都很自私的活著或想著可能會死掉卻不害怕,但我很害怕失去很重要的生物,豆豆、小王、老王、家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